您好,欢迎来到深圳酷米客财税有限公司!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公司介绍

社保征收划归税务后 对个人和公司影响究竟有多大?

近期,市场对于社保征收划归税务可能带来的一系列影响日渐关注。

7月20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明确改革国税地税征管体制,规定从2019年1月1日起,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工伤保险费、生育保险费等各项社会保险费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政府计划将社保缴费由之前的社保部门和税务部门“双重征缴”改为税务部门征缴,主要是考虑到税务部门征缴效率的提升,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企业和居民社保幅度,但也引发了人们的担忧。

一方面,社保改由税务统征后将有效提高征管效率,扩大参保缴费覆盖面,带动社保规模增长,有效弥补养老金缺口。但社会目前普遍担忧,这一变化会导致税减后社保增加,到手工资大幅减少,而企业成本大幅增加。

社保缴费新规对企业带来什么影响?

社保征缴制度改革主要从两个方面影响社保缴纳情况,一是提升社保缴费比例,另一个是扩大社保覆盖面。

西南证券分析师杨业伟测算表示,由税务部门征缴社保最多将增加年社保收入1.65万亿元左右。

图片来源:西南证券

提升缴费比例、扩大社保覆盖面,无疑短期内会对企业盈利造成影响。杨业伟认为,社保征缴制度改变最多将导致企业利润下降1.2万亿元,居民收入下降4519亿元。如果对企业利润冲击为1.2万亿元,按2016年收入法GDP中企业盈余19.2万亿元估算,这将导致企业税前利润下降6.3个百分点。

当前我国企业社保缴纳合规率较低,有超三成企业按最低缴费基数缴纳社保费。华泰证券分析师曹岩认为,本次“社保转税”对于议价能力较差,且社保缴纳不合规的企业带来的冲击或相对要大,这类企业大多以民企、中小企业为主。

新三板上市公司“米宅科技 ”依据中小企业的人数规模,进行了多种场景的模拟测算。结果显示,社保划归税务统一征收后,企业在社保方面的支出会大幅增加。

当规模在50人时,若平均工资是10000元,社保改制后,公司每年需为社保多支出113万元。若公司规模为500人,平均工资为1.5万元,每年将为社保多支出2000万元。按照测算结果,身为雇员的你可以大致估算社保体制改革对自己公司带来的影响。

图片来源:米宅财经

不过,“社保转税”也并不一味地给企业带来负担。华泰证券曹岩在研报中称,“社保转税 ”一方面社保征缴由税务部门统一负责有利于降低企业的税务奉行成本,另一方面企业所得税将有所减少。

《企业所得税税前扣除办法》 第四十九条规定,纳税人为全体雇员按国家规定向税务机关、劳动社会保障部门或其指定机构缴纳的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基本失业保险费,按经省级税务机关确认的标准交纳的残疾人就业保障金,按国家规定为特殊工种职工支付的法定人身安全保险,可以扣除。

就受冲击的行业来看,劳动密集型行业受到的影响可能最大。包括服务业中的酒店、物流、餐饮、快递以及传统制造业等首当其冲。在劳动密集型行业中,人工成本占到企业总成本比例较高,通常会达40%甚至更高,“社保转税”的变动,对这类企业的影响不可谓不大。

社保体制改革对个人有何影响?

既然此前全国的社保缴纳合规率不高,那么此次改革后,不合规的企业会因社保支出增加而受到冲击,这些企业的员工自然也会收到影响。

最主要的影响,就是不合规企业员工的税后收入可能会降低,负担的社保缴纳金额会提高,但此前合规缴纳社保的企业员工,其税后收入不会受到影响。

天风证券刘明章认为,“社保转税”将使企业一方至少增加30%以上的成本,员工一方也至少增加10%以上的成本,所以个税法在减税的同时,企业跟员工的双方的社会保险费的成本必然会有极大的提升,劳资双方加起来要到40%。

华泰证券曹岩认为,“社保转税 ”后虽然不合规企业员工的社保资金上升,但实际到手工资减少在一定程度上会降低个人消费水平。他以上海为例,对比了“社保转税”前后,员工到手工资的情况。

上海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规定,2018年度职工社会保险缴费基数上、下限分别为21396元和4279元。以税前月工资水平为1万元,在社保缴纳不合规的情况下(未考虑住房公积金),该员工实际到手工资为8895.57 元;而在“社保转税收 ”后合规缴纳的情况下,该员工到手工资下降到8415元,较此前的税后收入下降了5.7%。

图片来源:华泰证券

那改革之后,具体会有哪些区别呢?

“为降低征纳成本,理顺职责关系,提高征管效率,为纳税人提供更加优质高效便利服务,将省级和省级以下国税地税机构合并,具体承担所辖区域内各项税收、非税收入征管等职责。为提高社会保险资金征管效率,将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等各项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该项改革明确省一级在今年9月份完成,还剩下半年的时间;区县一级要在明年三月份之前完成。

这项机构改革措施将对企业产生什么影响呢?通过举例来说明一下。

改革前:

甲企业是地税局主管的企业,社保则需要单独办理社保登记证,完成社保开户后,授权企业基本账户开户行划缴社会保险。甲企业HR经理核算工资,并负责社保增员与减员。社会保险基金通过申报的企业员工人数和工资基数,通过银行完成社会保险费征收。企业与员工发生如缴费基数低或者未缴纳社保的争议,到社会保险基金稽核部门投诉。社保稽核要求企业HR提供员工花名册与工资发放记录,后要求企业补缴社保并缴纳滞纳金。

改革后:

甲企业纳税与社保保险费均由税务局征收。税费均通过企业基本账户扣划。甲企业员工发生如缴费基数低或者未缴纳社保的争议,到税务局投诉。税务局稽查,除了要求企业HR提供员工花名册与工资发放记录,还要求企业财务部门自查自纠职工薪酬、职工教育经费、福利费、工会费等费用核算是否准确,个人所得税与企业所得税是否如实申报扣缴。稽查后,税务局认为企业应补缴社保并缴纳滞纳金,同时认为企业账目核算中职工薪酬不准确,个人所得税等未履行代扣代缴义务,由此还导致企业所得税申报不准确。罚!罚!罚!

由此可见,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局征收,出现社保稽核和税务稽查合二为一的监管局面,企业面临如下风险:

其一,会计税务从业人员的新风险。财务部门和人力资源管理部门统一接受检查,加大了企业财务税务风险。企业申报员工人数不符或缴费工资低于实际工资,新增了企业会计、报税人员以及人力资源经理的风险。 企业会计税务人员因为社保缴费而进入“税收黑名单”的情况将可能大量出现,这是以前社保基金独立征收时未曾有过的风险。

其二,企业劳资管理风险与成本加大。劳资双方发生工资争议、社保缴费争议、社会保险福利待遇等争议时,企业如不尽快妥善解决,将可能引发税务关注乃至稽查的风险。为降低企业合规风险,企业管理处理劳资矛盾向更多采用柔性协商、补偿的方式,企业用工成本加大。企业管理人员因社保缴费不合规而根据规定列入失信名单的情况也可能大量出现。

(1)用人单位未按相关规定参加社会保险且拒不整改的;

(2)用人单位未如实申报社会保险缴费基数且拒不整改的;

(3)应缴纳社会保险费且具备缴纳能力但拒不缴纳的;

其三,社会保险缴费征收水平提升。社保企业社保缴费数据与财务数据打通,实现了数据监管。税务局通过金税三期工程可以识别与同行业从业人数、单位人效配比、工资水平不相符合的企业。企业在监管压力下,社会保险费缴费合规率大大提高,社会保险征收水平提升,也为降低社会保险费征收率降低提供了基础。


关键词: